TOP榜寫作榜手機小說

最近更新新書入庫全部小說

趣誦小書 >> 一生一念:秋語燕然 >> 第7章 箋愿得償

第7章 箋愿得償

褪去厚重嫁衣,露出素紅的里衣睡袍,鳳冠收置,步搖花鈿入盒。密梳理順了鬢發,散開來包裹了一天的熏香味道。銅鏡里的人洗去粉黛,長睫微垂,似乎在想著什么,但又在婢女收手時抬眸轉首。

男人直身立在那兒,依舊紅袍玉冠。視線望著窗外,側臉在背對的燭光下不那么清晰,但卻能讓人肯定,他必是一位風度翩翩的俊公子。

婢女們終究全部退了出去。語兮最后看了眼掩門的憐兒,起身走近炭火,看著那個不畏窗口凜冽寒風的男人,躊躇片刻,凝著那邊的側影道,“侯爺,妾身伺候您更衣吧。”

紅燭之下,男人回轉了身,黑眸望向那個洗凈妝容,回歸素雅的女子,揚手關窗,近前一步。

語兮知道這是默許,忙步到男人跟前,蹲身一福,也不多話,伸手開始解男人腰上的衣帶。腰帶上的玉佩“叮當”兩聲,語兮細心疊好,回身放到妝臺上擺正。接下來的更衣就變得小心翼翼起來。

語兮一天下來本就沒有吃多少東西,房中雖有炭火,但門窗大敞,加之嫁衣褪去,雙手不免已是發涼。僅僅腰帶,自然還不會讓男人察覺這點,但現在衣衫漸少,就怕自己手涼驚了他。

女子的服侍還不是太熟練,但并沒出什么差錯。

祁軒垂眸看著她忽閃的長睫,忽然很想知道,這些相處是不是打亂了她“日從往日”的愿望。唇角微勾,在她捋平自己衣襟,抱著搭在臂上的衣衫準備轉身之時,聲音低啞地開口,“唯愿日從往日兮?”

語兮聞聲頓住,才側了一半的身形轉回,稍稍垂著眸,“侯爺還記得啊?”

“聽你意思,是不想本侯記著了?”祁軒傾身壓迫,笑意不減,黑眸帶著侵略的意味。

下意識地仰身維持著距離,語兮將懷里的衣衫隔在二人之間,“是妾身的錯,還請侯爺責罰。”

“有錯嗎?”祁軒重新直回身子,繞過語兮徑直到桌邊沏了杯茶,“比起責罰,本侯倒是對你回信的態度更感興趣。”

語兮抿唇不語,回身看著男人的背影只等他的下文。她不打算裝傻,或是謊稱那信并非她的手筆。他是燕平侯,在他面前玩這些小伎倆,只會傷了自己,拖累家族。

但男人卻并未急著開口,揚手指了指那邊的屏風,示意自己先將衣物掛起。待她再回身,他依舊倚在桌邊喝茶。語兮搓了塊干凈帕子遞過去,男人接過熱敷了會兒臉,擦過手后就勢擱在一邊。

見女子始終很有耐心地等他開口,祁軒重新執起杯盞,“說說,你是想打入‘冷宮’,還是驕縱跋扈?”

語兮有些猶豫,應該說,她沒法兒決定以什么答案來回復男人。就她自身來說,侯府若像柴家那樣對待她,她都不覺得會有問題。但這個侯府夫人的身份,自己身后的柴家,都不允許她只做一個透明的無關人士。

深吸一口氣,語兮抬眸看向男人不知可曾移開的黑眸,張口的話忽然頓住,記憶里的某處好似搭上了線,“我們之前是不是......”

黑眸微微瞇起,面對她似乎已聯想到什么的模樣,輕輕一笑,“你在回避嗎?”

“不是。”下意識的否認,打斷了語兮差一步就能想通的關節。再度抿唇,拋開之前所想,“侯爺想要一個怎樣的夫人?”

這一次,男人一時沒有接話。不得不說,這個在衛京沒有絲毫美名的柴家長女,穿著一身薄衫,輕聲凝問一個男人想要怎樣的夫人。不張揚的美感,猶如清冽的醇酒滋味,不至讓人過目不忘,卻很難忽略她整個人的氣質。

祁軒放下杯盞,徑自到妝臺前抽去玉簪,取下玉冠。轉而笑問,“如果本侯的要求,你做不到呢?”

語兮轉過的身子抬眸,稍稍掛上些笑意,“那樣的話,侯爺還可以考慮打入‘冷宮’。”

祁軒聞言,笑意不由越發大了,“這么說,還是你占了便宜?”

自知言辭有錯,語兮忙欠身福禮,“侯爺恕罪。”

知道什么時候認錯,明白什么時候自貶,再加上之前用問題回應問題。稍稍細想,祁軒就發覺兩人之間雖是一直由自己掌握著主動,但其實,她也并未落于完全的下風。只是這是她的處事之道,還是慣用手段,又或者,她甚至沒有經過熟慮的自然應對,還需要深入確認。

女子的身子微微發顫,眼眸和神情卻沒有受到一絲影響。燭火和衣衫的色彩掩蓋了她自身的臉色,但卻依然讓人賞心悅目。

祁軒的腦中忽然閃過一個詞,色令智昏。他并非這樣的人,但如果能利用這點,讓這個本沒什么價值的女子多一點價值呢?

似乎,確是個不錯的選擇。

長久的沉寂,讓語兮不由微抬了眸。男人的那雙眸子黑得看不出意味,俊俏的臉上閃過一絲嘲弄,卻又馬上變回了沉穩的模樣,莫名讓人心中一緊。

想知道的大概了解了,祁軒也勞累了一天,不欲在此過多糾纏。瞥了眼尚有些拘謹的語兮,祁軒伸手攬過她的纖腰,抱著就朝床榻走去。

語兮一時被驚,手環上男人的脖頸,片刻又松開來,只攥住他肩上的衣料。因著對話還未完全平復的心境再次懸了起來,好容易說服自己放松,決定面對這接下來早晚會發生的一切。

倒是祁軒看起來動作輕巧隨意,手臂的接觸點很好的承載了語兮原就不算重的重量。到了榻前,祁軒突然松開本承住語兮肩背的手,讓她只得本能的抓緊自己的衣衫,露出那略帶慌張的有趣表情。空閑的手大力一掀,蓋在衾被下的桂圓紅棗花生應聲滾落在地。

語兮低眉,隨后感覺到自己被放枕在了方枕之上,還待起身,男人已去了她的鞋襪。不及她驚訝男人的動作,他已覆身靠近,頓時讓她覺得胸口一陣沉悶不得喘息,不由自主地輕哼一聲。

男人溫熱的身子很快讓語兮覺得暖和起來。一只手停在她脖間,沒有急著下一步動作,但卻打亂了她原想閉目承受的念頭。眼眸緩緩睜開,男人的面孔近在眼前,夾著他耳側垂下的發絲,雜糅著兩人不同頻率的呼吸。

“不問問本侯想要怎樣的承歡嗎?”故意捉弄的,祁軒開口問出了這句話。

清晰的瞳仁有些放大,隨后她別開了眼,臉頰耳后都開始發紅,輕輕咬著嘴唇,有些委屈,有些不知所措。

但祁軒注意到的不止這些,原本停在她脖間的手墊在她的左耳耳垂之下,“這里怎么有傷?”明顯愈合不久的撕拉傷,不像是兒時起就會佩戴耳墜的女子該有的傷痕。

被人突然地摸住耳垂,讓語兮一時不妨地有些不適的想躲。但男人已經限制住了她的活動,閉了閉眸,輕聲回應,“只是意外。”

祁軒微微挑了眉,一聽就知是回避,指尖微微揉搓她的耳洞,“確定不說實話?”

已好的傷口自是不會再疼,只會讓語兮想起些事兒來。正要再說,房外就傳來幾聲壓低的呼喚,“侯爺?侯爺?”

男人蹙了蹙眉,瞥了眼身下也轉回眸看向自己的女子,撐起身子,揚聲吼道“什么事!”

“侯爺,柳先生傳話說,京郊大營出了事兒,想請侯爺您去一趟。”

大營出事,必是軍務。

語兮雖也覺這個時間點很讓人尷尬,但比起軍務,洞房花燭又算得了什么。正想撐起身子,男人卻是坐在榻邊又沖外不忿地吼道,“他還真是不知今兒個是什么日子!自己擺不平,還要派人來清擾本侯的洞房。”

喜歡一生一念:秋語燕然請大家收藏:(www.fttzso.live)一生一念:秋語燕然趣誦小書更新速度最快。

一生一念:秋語燕然最新章節 - 一生一念:秋語燕然全文閱讀 - 一生一念:秋語燕然txt下載 - 苒苒微傾的全部小說 - 一生一念:秋語燕然 趣誦小書

猜你喜歡: 福晉有喜:爺,求不約掌歡帝妃臨天冷王盛寵,一品馭獸妃錦屏記悠閑小農女炮灰晉級計劃書鄭二娘子艷名洗白生涯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首輔家的小嬌娘大宅小事殘王毒妃貴女重生:侯府下堂妻皇叔心尖寵:王妃要翻墻華裳空間辣媳:山里硬漢撩妻忙粉妝奪謀庶女有毒畫堂韶光艷惡女從良重生之花好月圓皇權攻略田園翠色:豪門農女重生復仇:腹黑嫡女如意枝頭妻居一品
完本推薦: 異界魔君全文閱讀貼身保安全文閱讀摸金天師全文閱讀崛起諸天全文閱讀木葉之旗木家的快樂風男全文閱讀春野小農民全文閱讀大明軍工帝國全文閱讀名門隱婚:梟爺嬌寵妻全文閱讀戰神比肩:絕色戰王全文閱讀最強兵王全文閱讀我們是兄弟全文閱讀特種狂龍全文閱讀至尊高手在都市全文閱讀變身二次元萌蘿莉全文閱讀電影世界暢游記全文閱讀影視會員大穿越全文閱讀鳳還巢之悍妃有毒全文閱讀重生之花好月圓全文閱讀造化仙帝全文閱讀間客全文閱讀
最近更新: 重生之八十年代新農民最強狂兵北宋大丈夫重生大富翁重生1980之強國崛起你們二次元真會玩盛世商女金粉都市逍遙醫圣仙緣無限斗羅大陸IV終極斗羅影視世界當神探前任無雙美漫之道門修士三界紅包群凡人修仙之仙界篇神級娛樂主播地球穿越時代機戰無限大明釘子戶異想天開系統我真不是學神我的老媽是土豪大夏紀隨身帶個狩獵空間絕世武魂百煉飛升錄娛樂帝國系統異能之紈绔天才我從凡間來

一生一念:秋語燕然最新章節手機版 - 一生一念:秋語燕然全文閱讀手機版 - 一生一念:秋語燕然txt下載手機版 - 苒苒微傾的全部小說 - 一生一念:秋語燕然 趣誦小書移動版 - 趣誦小書手機站

188竞彩足球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