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寫作榜手機小說

最近更新新書入庫全部小說

趣誦小書 >> 一生一念:秋語燕然 >> 第107章 傷后故事

第107章 傷后故事

沒有刻意掩飾的動靜到底驚動了午睡方起的皇帝。要知道,春獵時有人受傷不算什么太稀奇的事兒,但往往都是跟隨諸位皇族或貴客的侍衛,絕不至于真的傷到一個主子。

可如今不僅傷了一位主子,還是一名女眷,這就不得不引起皇帝的重視了。

派出去打聽消息的公公沒有帶回什么有用的消息,但祁軒火急火燎趕回營區卻是眾所周知的事兒。皇帝擔心的重點不是受傷的語兮,而是投入太多的祁軒。女眷受傷,關心應當,但太過了就恐怕會成為他的弱點。

皇后瞥眼看著聽了高公公稟告后就沉默不語的皇帝,心下冷哼,莫名就想起了當年小產后皇帝背著自己說出的那句話,眼眸不覺越發冷漠起來。

明棣轉眸看了眼皇后,正欲開口說話,帳簾就再度被人掀開。

明霍打獵歸來,看時辰猜想皇帝已經午睡起身,想著過來請安,順道再去惠妃那領白怡回去,才至帳前,就見惠妃帶著白怡白淺急匆匆地過了來。

來不及詢問出了什么事兒,帳前的護衛已然掀開帳簾請幾人入內。明霍按下心頭疑問,揚擺入內,只見皇帝的神色有些陰沉。

明棣掃了眼蹙眉似乎還不知情況的明霍,好心張口說明,“六哥方回,怕是還不知道。”看著那雙獨有的鳳眸望了過來,明棣再度開口,“燕平侯府的那位夫人似乎在林中被野獸所傷,這會兒御醫正在診治,尚還不知結果。”

野獸所傷?明霍的眸子不由瞇起,能在林中被野獸所傷的幾率有多大,在場的人不會不清楚。明棣的這番說辭定然有問題,“侯爺還沒來向父皇說明嗎?”

“幸許是夫人的傷情有些重,侯爺不放心,所以才沒過來。”明棣繼續幫祁軒解釋著,眼眸卻看向了高座上還是一言不發的皇帝。

惠妃落了座,簡單關切地重又問了問回話的高公公。白怡白淺不便插話,只在一旁候著,神色卻各有不同。

帳里沉默的氛圍一直維持到謝如默請旨入內,皇帝如夢初醒般靠回龍座,抬手允準了謝如默的求見。

謝如默入得帳內,眼眸悄悄環視了一番在場的眾人,這才在階前規規矩矩地行了禮。倒沒有多少再次被那兩人麻煩的不悅,當初領命前來衛國時,他就已經作了足夠的準備。只是這幾年下來,看到的,聽到的,衛國皇族的復雜,還是比他的母國要擾人得多。

故事,是一早商量好的。

因為夫人好奇真正的狩獵,所以燕平侯帶著夫人去了密林。想著難得有機會遭遇大的猛獸,燕平侯就沒有吩咐人跟隨。本也沒什么意外,只是玩心上來的夫人要自己嘗試騎射,燕平侯始終在旁跟隨,奈何馬匹不知被哪的動靜給驚嚇,突然急奔了出去。

等燕平侯追上的時候,夫人已經跌下了馬,近前一只野豹盤桓,馬兒也跑得不知去向。燕平侯好不容易驅趕了野豹,找回了馬兒,這才帶著夫人急速回營。

故事說完,謝如默沒有給所有人質疑的時間,“夫人的傷口在左肩,雖沒有傷及筋骨,但傷口很深。受傷至回營的時間略長,牽扯中又失了不少血,需得調養些時日。”謝如默拱手在前,復又開口,“幸而傷在左肩,不影響日常行事用膳,靜養即可。”

傷無大礙,皇帝也沒將此事太放在心上,吩咐了皇后多照看照看,又派人送去宮中上好的金瘡藥。皇后順口免去了近期語兮的一應請安,正要翻篇,來人通稟燕平侯正在帳外等候。

原本還有些沉悶的皇帝終于有了些精神,看起來還沒有因為女人忘記正事兒。

明霍轉眸看著已經換過干凈衣衫的男人,看他毫發無損地躬身行禮,心底莫名就生了一股無名火。出行以來,不過兩日,偏偏她就出了兩日的事兒。

如果說昨日的驚馬意外好歹眾目睽睽來得及相救,那么今日的算什么?如果她沒有被盡快發現,難道要在林中等死嗎?

明霍當然不全信那個故事,但他們是否是單獨出營卻是可以查證的。在場這些人,對他們有所企圖的不止自己一個,自己沒有做,那么是明棣,皇后,還是另有其人。

也許真如故事中說的,語兮是在獨處時被野獸或是人為傷害,但若是自己來做,與其傷她,廢了這個男人不是更直接嗎?即便他有部分皇族血脈,卻到底不是正統的皇位繼承人,他想上位,不是贏了自己就能達到的。

那么營造一個他愛美人不愛江山的假象,又有什么好處呢?

又或許,明霍的鳳眸有些銳利地看向那個正同皇帝說話的男人,他們的目的始終都是他,只是事實的發展,卻是語兮為他擋了災。

回過話的祁軒直起身子,神色帶著疏忽的歉意,眸底卻是讓人冰凍的寒意。

他不是沒有注意到明霍的視線,但同時,也有另一個視線自以為隱蔽地看著自己。

他的確是確認了明霍那匹棗紅色的馬駒還未回營才帶著語兮單獨出營的。在他原本的計劃里,他并沒有太指望能遇到那些人,但既然遇到了,利用一番也不為過。而他唯一沒有料到的,是語兮注意到了那個危險,并且推開了他。

如果可以,他不會再對那支箭視而不見。可已經發生了,那么這筆帳,他就必須為她為自己討回來。只不過......黑眸隨著轉身漸漸抬起,唇角帶著若有若無的笑,抱歉了,燕明霍。

......

語兮再次醒來的時候,大帳中已點起了紅燭。天色完全黑了下去,帳里安安靜靜的,只有男人靠在榻尾的軟墊上發呆,也不知在想什么,神色卻有幾分凝重。

語兮張了張口,舔了舔有些干枯的嘴唇,想要喝水,男人卻先一步發現了她。

祁軒坐到語兮身邊,黑眸看著她已經不那么蒼白的臉,慢慢帶上些笑意,“醒了?餓不餓,要不要吃點什么?”

避開她的傷口,男人貼心地將她扶起,在她身后塞上了軟墊,這才緩緩讓她重新靠坐回去。語兮抬起無礙的右手,放進男人原要收回的手里,“我還不餓,你吃了嗎?”

祁軒微微一怔,隨即無奈地笑道,“還來關心我,現在可是你躺在這需要休養。”

“休養多好啊,可以為所欲為。”不想看到男人低落的情緒,語兮狀似輕松的玩笑道。

語兮的左肩被紗布纏繞著,血紅的印記已經不太明顯,宮中專用的金瘡藥果然還是有效果的,但或許她還是在自我忍耐。祁軒俯身在語兮的額上印下一吻,抬手撫上她的臉,“想怎么為所欲為?說來聽聽。”

語兮的呼吸在男人靠近的剎那微微一滯,臉頰泛紅,看著男人緩緩拉開的俊臉,下意識地偏過頭去,張了張口,“我......我想喝水。”

凝著女子的黑眸不自覺地瞇起,似乎......收獲了一些額外的效果。那么或許......

聽不到男人的動靜,語兮只得轉首回看,還未看清他眸中的變化,男人已經傾身取過身邊小幾上溫著的羊奶。語兮就著男人的手慢慢地喝了些,有點起皮的嘴唇總算有所好轉。

祁軒陪著語兮又吃了點東西,待她吃了新熬的藥,黑眸滑過稍遠處的更漏,“我在這兒留得太久,該去準備晚間巡視了。”說完扶了語兮躺下,“今日你先休息,我之后再過來看你。”

語兮一早就發覺自己所處的不再是午后直入的祁軒的大帳,瞥了眼更漏,心底總覺得有股異樣。抬眸看著男人仔細替她掖被的側臉,張口卻不知要說些什么。

察覺語兮的注視,祁軒重又坐了下來,笑了笑,“怎么?又和昨晚一樣,我不在,就睡不著嗎?”

調笑的話打斷了語兮的思緒,眸子轉回,復又轉開,“我要睡了。”

男人低笑的聲音緊接而來,語兮佯裝閉目睡去,直到男人吩咐了憐兒照料離去,她依舊沒有再睜眼探看。

意識里,總覺得......有事要發生。

喜歡一生一念:秋語燕然請大家收藏:(www.fttzso.live)一生一念:秋語燕然趣誦小書更新速度最快。

一生一念:秋語燕然最新章節 - 一生一念:秋語燕然全文閱讀 - 一生一念:秋語燕然txt下載 - 苒苒微傾的全部小說 - 一生一念:秋語燕然 趣誦小書

猜你喜歡: 第一狂妃:絕色邪王寵妻無度王府嫡女定乾坤首輔家的小嬌娘四爺吉祥:穿清謀生攻略錦屏記權臣閑妻丑女種田:山里漢寵妻無度太傅家的小嬌娘寧王妃:庶女策繁華朱門惡女農家子的發家致富科舉路田園嬌寵:貪財萌寶俏娘親鳳還巢之悍妃有毒慕南枝后福善終六宮鳳華皇叔心尖寵:王妃要翻墻空間辣媳:山里硬漢撩妻忙鳳鸞九霄世婚愛誰誰齊歡人生幾何是淡然帝凰之神醫棄妃花開春暖
完本推薦: 此身許國全文閱讀國際供應商全文閱讀九鼎記全文閱讀系統供應商全文閱讀九界獨尊全文閱讀小明修仙記全文閱讀末世大回爐全文閱讀斬龍全文閱讀木葉之旗木家的快樂風男全文閱讀重生之花好月圓全文閱讀重生末世之強女全文閱讀纏情私寵:總裁誘妻入室全文閱讀最強兵王全文閱讀我給男配送糖吃(快穿)全文閱讀混沌圣尊全文閱讀快穿炮灰女配全文閱讀遮天之萬古獨尊全文閱讀名門淑媛全文閱讀奧特圖鑒收錄全文閱讀大明官全文閱讀
最近更新: 史上最牛宗門仙韻傳新特工學生搶救大明朝一世傾城決戰龍騰極品貼身家丁重生棄少歸來萬古最強宗墨唐最初的尋道者至尊重生天才神醫混都市掌歡最強九帝系統諸天位面逍遙錄撿漏異想天開系統游戲王之傳說再臨重生為王山溝皇帝神話版三國異能之紈绔天才都市夜戰魔法少男重生之時代先鋒拜師九叔劍徒之路從斗羅開始諸天作死最強保鏢狂探

一生一念:秋語燕然最新章節手機版 - 一生一念:秋語燕然全文閱讀手機版 - 一生一念:秋語燕然txt下載手機版 - 苒苒微傾的全部小說 - 一生一念:秋語燕然 趣誦小書移動版 - 趣誦小書手機站

188竞彩足球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