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寫作榜手機小說

最近更新新書入庫全部小說

趣誦小書 >> 一生一念:秋語燕然 >> 第300章 不疾不徐

第300章 不疾不徐

爛漫的孩童素來不曉疲倦,語兮不知其他人家的女兒是否也這般渾玩皮鬧,可自己女兒的頑劣卻是一再的見識到了。

倒不是說陌嫣有多么不聽話難以管束,只是這旺盛的精力,著實讓她有些招架不住。

記憶里的嫣兒要小上許多,所知所感都圍繞著自己,哄逗起來也有心得。但此番瑞王府歸來,相處時日上的差距到底顯現出了陪伴的重要。明澈和杜清自是將陌嫣養得白白胖胖,而除飲食之外,必也花了不少時間陪她玩耍。

或許有孩子性情的差異,或者也要把新環境和自己考慮在內,總之,照料如今的嫣兒已不是件想當然就能應對的事兒了。

好在精力雖足,終歸也有盡頭。孩子嘛,玩累了便會覺得困倦,困了睡去,就是一段不短的休息時間。

自小就被培養出了良好作息的陌嫣入夜用過晚膳,稍再胡鬧一番,也到了不自覺揉眼的時刻。語兮吩咐憐兒燕玲幫著給嫣兒沐浴擦身后不久,還沒將她抱回自己的小榻,孩子已然在她肩頭沉沉睡去。

待得收拾停當語兮自己也洗漱完畢,再看更漏,竟也入亥時了。

體諒憐兒她們也辛苦一日,語兮遣了她們回去休息,自己坐于妝臺前拆簪散發。剛晃了晃腦袋任青絲垂下,木梳還沒觸及發絲,就聽外面高聲傳報,“皇上駕到!”

主殿之外驀然有了騷動,今日難得沒出現訪客的桐鷲宮終是在夜里也沒打破這個“慣例”。

輪到守夜的燕玲轉出外殿,望著那跨入宮門的人影,不自覺的朝還無動靜的內室瞥了一眼。

皇帝此行的陣仗不大,許是顧念時辰已晚,一路行來雖目不斜視,但看他身后的鐘鳴已在低聲交代當值的婢女侍從起身,便知他早有吩咐。

廊下的燈籠隨風微蕩,在前提著燈籠引路的品銘卻絲毫不受影響。

直至品銘將皇帝帶到了廊前,回神的燕玲連忙行禮,“奴婢參見皇上。”

祁軒負在身后的手應聲微抬,黑眸一滑,對著敞開的主殿,“你家娘娘呢?”

若論往日在云冥閣,燕玲自然不擔心眼前的男人會因為語兮的一次迎接怠慢就有所責備。可如今這個男人已成了九五之尊,身份不一樣,未必就還能容忍。

此刻的語兮忘記了他們之間的種種,換句話說,語兮現下是掌握不清與男人相處該把握的度的。一個不慎,惹惱帝王,后果當真不可想象。

只是論往昔的恩寵,女子的脾性,即便中間透著不熟悉,依禮應對才更為妥當無誤。這樣的道理,讀書不多的燕玲都明白,還不現身的語兮又如何會不懂呢?

來不及細想語兮的考量,燕玲一面起身,一面垂首回話,“娘娘方才梳洗準備歇息,許是沒有聽到皇上駕臨的消息,還望容奴婢入內通稟。”

話音方落,一道略急的腳步聲靠近。男人劍眉微皺,視線中沒有變化的殿門之后便出現一個素白的人影,面色微紅,額發有些凌亂,一雙眸子觸到他的時,立即垂了下去,疊手福禮,“陛下駕到,臣妾有失遠迎,請陛下責罰。”

當先的男人瞇了瞇眸,自上而下的將女子打量了一番,沒有立即出聲。

鐘鳴見狀掃了眼祁軒的側臉,稍一考慮,已是悄悄用垂在身側的手示意燕玲和那邊的品銘退下,意欲將空間留給兩人獨處。

燕玲小心的看了眼皇帝神色,心知這一關語兮總是要過,否則將無法得到皇帝的庇佑在宮中生存下去。畢竟,語兮已無母族撐腰,在宮中存活,只能依靠皇上。便是不記得他,也不能就此讓皇帝對她失去愛憐之心。

眼見燕玲行禮退開,品銘轉首去看那側未得應聲仍未站起的語兮,心中微嘆,終究是將燈籠留于廊下,轉而招呼院中得令起身卻還不敢散去的桐鷲宮中人各自該干什么就干什么去。

鐘鳴朝此刻不知能不能看到他的語兮行了一禮,退后幾步又朝祁軒一揖,退得遠了些,卻只是掃了眼恢復尋常的前院,靜候那邊兩人的下一步動向。

祁軒看著眼前不曾顧自直身的語兮,到底是淡淡“嗯”了一聲。抖了抖衣袖,眼梢掃過那邊的鐘鳴,跨進了語兮甚至還未步出的主殿。

語兮臉上明顯的紅潤尚未褪去,祁軒回身瞥了一眼她情急行禮而垂到胸前的長發,黑眸微滑,“準備睡了?”

女子稍稍抿了抿唇,眸光仍未抬起,“是。”

男人見狀不由挑眉,隨即側首吩咐,“鐘鳴,準備洗漱。”

......

洗漱之后的祁軒一身清爽,入得內室,便越發能嗅出那股淡淡的梅花香氣。

妝臺前的些許凌亂被女子悄悄收拾,祁軒沒去探究,卻想象得出她在聽聞自己到來時的慌亂。她不記得他了,卻清楚自己嫁了人,有了女兒。可盡管如此,要一個女人去接受一個對她來說可謂是陌生的男子是她的夫君,總歸不那么容易,何況她要面對的,還是君夫。

心防的破解總是毫無道理,有時花費數年,有時又只不過一瞬間。

祁軒不打算逼迫語兮什么,既然她將后來的那些事忘卻了,那么再從她這兒追問明霍的下落,也是無用。他是帝王,更是那個一開始就謀奪皇位的人,想鞏固帝位不教明霍卷土重來,是他該做而不是語兮該做的。

即便她真的放走了明霍,她也沒有能力去看顧他。要不要回來推翻他,是明霍的意愿,能不能在暗衛的追蹤下護住自己,也是明霍的能耐。

語兮忘了自己不要緊,他們還有得是時間相處。就算她的記憶里還保留著明霍曾經為她做過的一切,火葬天牢的“明霍”也終會從她的腦中逐漸淡化,而自己,才是她日后唯一要關注的男人。

祁軒倚在桌邊輕輕叩響了桌面,黑眸微轉,看著未添一物,未改變絲毫格局裝飾的后殿,心下有些失落。

這里的一切都和她搬進來前一模一樣,盡管他知曉她的喜好提前交代了鐘鳴,可如今半分變化也沒有,反倒打擊了他的信心。

祁軒有自信這間特意為她準備的宮宇會讓她喜歡,但這般未改變分毫,實在感覺不出她對此處的在意。桐鷲宮那塊匾額是他親筆所書,她取名取得那般快,卻沒察覺他的用心。

就因為自己眼下不存在于她的記憶里嗎?

放置好男人衣衫的語兮回身,見男人靠在桌邊抿唇不語,有些小心的朝他那側靠近兩步,“皇上要準備就寢嗎?”

音色并無可察覺的波動,但距離卻比往日的親密要遠上許多。祁軒瞇了瞇眸,繼而伸出左手,也不說話,只是凝著抬眸望過來的語兮淡淡勾笑。

女子似乎有些詫異,帶著些謹慎,卻并未斟酌太久。上前靠近,接著將手放進男人的掌心。

掌心里的手不再如前幾日見時那般失了溫度,祁軒稍稍摩挲了幾下,黑眸揚起,“你不怕我了?”

語兮聞言微微抬首,算不得很拘謹,只是略搖了搖頭,“臣妾不敢。”

女子的生疏讓祁軒不由皺眉,他微微用力將人又拉近自己一些,“除了身為嬪妃的義務和自覺,你就不想跟我說些別的?”

雖縮短了距離,可男人并未就勢將她圈進懷里,和那日“初見”時不同,他似乎考慮了自己的感受,沒有強求用太過親密的姿勢來對話。

語兮想了想,明白不可隨意激怒這位帝王,轉而道,“皇上最近想必政務繁忙?”

眼看她對稱謂的執著,祁軒只好不去計較這點,聽她的話題有些客套,不覺挑眉玩笑,“你有興趣聽聽?”

語兮怔了怔,連忙搖頭拒絕,“后宮不得干政,是臣妾逾越了。”

聽不出他的語氣和意圖,這讓祁軒有些懷疑語兮面對他時是否精神過于緊繃了。他原以為語兮便是不能同他親近,但也不至像他們爭執時那樣生疏排斥。

他認為語兮有足夠的能力坦然面對一個陌生男子,如她初時對慕容淵又或是卿梧那般。可今日放到自己身上,緣何就不同了?

是不是若她不將自己當作已成事實的夫君看待,眼下的狀況就會不一樣?

思及此,祁軒不覺心下一嘆,這種可能已無法實現,與其感慨,不如找出一個當下更適合的相處之道。

耳聽男人半晌都沒再說話,語兮抬眸看去,發覺男人臉上似有些疲倦之色。雖則他正蹙眉思量著什么,但倦色卻并非全無痕跡。

張了張口,語兮不知何故便下意識關心道,“你很累嗎?是不是沒休息好?是鐘鳴照顧得不好嗎?”

女子語氣里的關切很明顯,這讓正沉思的祁軒一瞬像是找回了往日的感覺。他連忙轉眸看向語兮,見她眸含憂色,立時心里一緊,握著她的手不覺又向自己扯過些,“你想起什么了?”

后知后覺的語兮先是流露出些許因距離的拉近而生出的不適,而后領會清男人的話,感受到他黑眸內的欣喜,只好抿了抿唇,不予作答。

方才的話全是心生的情愫,沒有真實的依據,讓語兮無從說明。但與此同時,她也越發能確定,自己之前對這個男人,確實是有情意的。

發覺女子的為難,祁軒稍一回想便明了了可能的原因。心知自己有些心急,忙出聲打破這略有尷尬的氣氛,“抱歉,是我急躁了。”

男人一再的自稱都不是帝王該用的,語兮再遲鈍,此刻也注意到了。而除卻這份卸下身份一般的做法,男人的道歉也讓她意外不已。

有些懊悔的祁軒沒留意到語兮的心思,稍稍側步錯開身形,徑自到床榻邊坐下,正要褪去鞋襪,女子卻已然跟隨而至的在腳榻邊蹲下,聲音有些輕,但入耳很清晰,“我來吧。”

看著和之前做著同樣的事的語兮,祁軒知道不能一再的多想。她或許只是在盡她妃嬪的本分,但有些習慣,卻不會因為記憶的空白而改變,比如她依舊會將他的鞋襪整整齊齊的放好。

祁軒伸手拉住起身的語兮,他不知道她此刻是不是因為身份才這樣侍奉自己,可他很清楚自己想讓她一直陪在身邊。

“我明日還要上早朝,你想必也乏了,睡里面吧?”

語兮聞言稍頓,卻終究側身坐到榻邊,褪鞋理正,轉入內側。

祁軒揚袖揮滅房中燭火,繼而轉身,就察覺語兮已然抖開了衾被,正要蓋到兩人身上。

男人無聲的勾唇一笑,黑暗的環境讓他一直忽視的困意越發強烈,伸手將嬌軀圈進懷里,扯過還沒蓋好的衾被,掖好她身后的被角,“你若不習慣就推開我,我只是很久沒這樣攬著你睡了。”

睡意幾乎在瞬間就侵蝕了祁軒的意識。他真的太累了,登基至今,他沒有睡過一個好覺。身邊躺著其他的女人,他卻始終睡不熟,在儲秀宮里批閱奏折到很晚,可饒是累了倦了,他一個人依舊睡得不安穩。

傍晚陪太后用膳時聽到了一些話,鬼使神差的,他回儲秀宮批過折子便迫不及待的來了。自己都不知道是為了什么,是侍寢?還是想見見她。

男人話音才落,呼吸就已經變沉,氣息從頭頂穿過,有些發癢,卻并不討厭。

語兮悄悄抬眸看著男人,凝了許久,才透過慢慢適應黑暗的眼眸看清男人的輪廓。

他到哪里都是備受矚目的,眾人關注,俊朗超群。

作為帝王的他,必能被稱頌千古,而作為男人的他,從不會讓自己失望,無論什么,這一次也一樣。

……

祁軒聽到外間鐘鳴的聲音,知道是該起身準備上朝的時辰了,微微嘆了口氣,睜開眼,盡量安靜的起身,卻發覺自己的身邊根本沒有人。

她呢?

手心里似乎握著什么東西,祁軒掀開衾被一看,是一只小小的手,虛握成拳,然后蜷縮在他的大掌之中。

是語兮的手?為何在他的右側?難道她在……床榻之下?

祁軒見狀,不免有些恍惚。他記得自己擁著她入眠,很清晰,毫無模糊之感。可即便他困倦非常,這一夜睡得沉了些,也不至連她下榻都未察覺。

神思雖在飛轉,祁軒到底沒忘了語兮還在榻下。顧不得先穿上鞋襪,祁軒已然在不打擾語兮沉睡的情況下將她抱上了榻。

捋好發絲,蓋好衾被,確認她沒受影響,祁軒這才在榻邊坐下,顧自穿好鞋襪。

收拾了被他弄亂的腳榻,祁軒正欲帶著衣衫轉去外殿,到底還是忍不住回到榻邊,撫了撫那一榻青絲,淺淺勾笑,俯身在她額上輕輕印下一吻。

據說,這一日衛嘉帝的心情極好。

而沒有人知道,桐鷲宮主殿殿門掩上的那一刻,一雙褐色的眼眸緩緩睜開,帶著一絲喜悅的悲涼,望向那整齊無染的腳榻。

喜歡一生一念:秋語燕然請大家收藏:(www.fttzso.live)一生一念:秋語燕然趣誦小書更新速度最快。

一生一念:秋語燕然最新章節 - 一生一念:秋語燕然全文閱讀 - 一生一念:秋語燕然txt下載 - 苒苒微傾的全部小說 - 一生一念:秋語燕然 趣誦小書

猜你喜歡: 一世傾城:冷宮棄妃福晉有喜:爺,求不約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人生幾何是淡然羋月傳善終寧王妃:庶女策繁華神醫凰后鳳絕天下:毒醫七小姐紅樓之薛二公子有空間重生之花好月圓威武不能娶花嬌炮灰晉級計劃書空間藥香:獵戶家的小嬌娘凰妃兇猛懶妃傾城鳳還巢之悍妃有毒權臣閑妻妻居一品農女有田:娘子,很彪悍誅砂田園翠色:豪門農女畫堂韶光艷田園嬌寵:貪財萌寶俏娘親重生之拐個郡王好種田
完本推薦: 重生末世之強女全文閱讀無限之從寫輪眼到輪回眼全文閱讀藥結同心全文閱讀某美漫的特工全文閱讀春閨玉堂全文閱讀追美高手全文閱讀絕代霸主全文閱讀我就在這里,等風也等你全文閱讀仙界科技全文閱讀傲劍蠻荒全文閱讀吞天決全文閱讀天才名醫全文閱讀瘋巫妖的實驗日志全文閱讀此身許國全文閱讀龍組兵王全文閱讀斗羅大陸之神圣龍斗羅全文閱讀華裳全文閱讀召喚圣劍全文閱讀九鼎記全文閱讀黑爺的妖孽人生全文閱讀
最近更新: 我的老媽是土豪筆下的另一個世界贅婿你們二次元真會玩大戲骨天阿降臨奪取基因我的微信連三界快穿之惹我的都要挨打修真強少在校園最強狂兵從藝術家開始大明釘子戶籃壇紫鋒都市無敵神醫花嬌前任無雙劍從天上來牟明重生之八十年代新農民都市夜戰魔法少男大符篆師尋寶全世界武魔真經最強運動員萬道劍尊位面復制大師通天神帝灣區之王太古龍象訣

一生一念:秋語燕然最新章節手機版 - 一生一念:秋語燕然全文閱讀手機版 - 一生一念:秋語燕然txt下載手機版 - 苒苒微傾的全部小說 - 一生一念:秋語燕然 趣誦小書移動版 - 趣誦小書手機站

188竞彩足球比分直播